再见,老家!

离开老家很多年了,由于父母年迈,也早已接到身边,回老家的次数越来越少。偶然接到老家的电话,因为保护生态,保护国育林的需要,老家的房子要被拆掉了,心里涌起一股莫名的情感。藏在心灵深处的那个影子,一点点地清晰在眼前……

在我的记忆里,她依稀是:古树高低屋,斜阳远近山,林梢烟似带……虽然这不是形容她的,但在我的心里,她就是这么美,一如这个样子。像一幅美妙至极的水墨画,墨不碍色,色不碍墨,浓淡深浅之间,小桥流水人家点缀其中的田园景象。

这样的景色是否是我脑补出来的呢?我希望童年是美好的,我希望“她”就是我脑海里的模样。但这,只是我对老家,对童年的一种单纯的幻想。这种幻想与情绪常常孤云般的随着旭日升起飞到天顶,又一点一点地消失在迷雾里。最后留下来的不过是强烈的后象,以相反的色调在心头映射着。

空山隐卧好烟霞,水不通舟陆不车,一任中原戎马乱,桃源深处是吾家。”其实这种写照更为贴切些。

那时候的我,还很小。对于“老家”的记忆,除了有“水不通舟陆不车”的桃源景色;还有天真烂漫、无拘无束的童年色彩;有邻里之间亲密无间、互帮互助的温馨画面;还有父母起早贪黑、含辛茹苦的生活景象……每每忆起与小伙伴掏鸟窝、捉泥鳅的情形,曾经的欢歌笑语似在耳畔回响;每每忆起其乐融融、亲如一家的邻居们,藏在心底深处的思念一点点释放出来;每每忆起精打细算、克勤克俭的父母,多年来的隐忍坚强一点点溶化……于朦胧中抬眼看看身边的父母,忍不住用手轻轻地抚摸他们佝偻的背,牵牵他们满是皱纹的双手。

这些年对“她”——渐渐远去的“老家”,其实一直魂牵梦绕着。在夜深人静时,偶尔会回忆一下那时的水墨之境,怀念着院子里语笑喧阗的情景。更多的时候,是将“她”置于心灵深处的某个角落,用以安放生活中的理想与坚持。真心期待将来的某一天,“她”真的就成了我记忆中那般美好的模样。

再见,老家!

 

项目办:瞿进  报道  责任编辑:曾艳